上一章 目录 充值 设置 下一章
字号
背景
添加书签成功
第1章 燕姨带我去了冬莞
- +

那年,因为我没有考上高中,老爸就拉我回村里跟他学木匠。我不想学,因为我不想一辈子在农村帮人家做门,做柜子啥的。

后来,老爸听说燕姨去冬莞了,(燕姨,是我妈妈认的干妹妹。)原因是,姨夫跑销售去了冬莞,在那边跟一个老板混熟了。老板看中姨夫的老实能干,就高薪留他在冬莞了。燕姨怕姨夫在冬莞乱养野女人,就跟去了,然后在姨夫厂附近找了家电子厂干。

老爸看我实在是不想学木匠,就让燕姨在她做事的那个电子厂帮我找了一个普工的活。

就这样,我在燕姨的帮忙下,去冬莞进了电子厂。

因为没什么技术,我一进去,只能做普工,就是搬搬原材料什么的。

我想做焊工,焊电子线路那种,好歹是技术工种,工资高。不像做普工,每天傻子一样搬原材料,工资低,还不如我回老家做木匠去呢。

燕姨就骂我,骂我不识好歹,说她花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弄进来,还挑肥拣瘦的,一个初中毕业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?

燕姨不仅喜欢骂我,还喜欢指使我帮她做事。每次搬完货,她都要强迫我去帮她打包成品。我打包的时候,她就在一旁嗑瓜子。

我那时候年轻,做事手脚快,所以,每次月底计件算工资的时候,燕姨都是车间第一,可发下来的奖金她一分都不给我。

不给我奖金也就算了,我唯一的那一点普工工资,还被她拿去,说是住她那里,要交房租的。

那一天,燕姨又在车间骂我,因为我打包慢了。

这时候,车间梁主任挺个大肚子过来了。他看燕姨的时候,那张脸像开了花似的,还是桃花那种,贼眉鼠眼样。

我看了看燕姨,肺都气炸了,

燕姨居然跟这肥猪很熟似的,骚里骚气跟他聊了好几分钟。

妈的,一对狗男女!不要逼脸!我恨恨的想。

燕姨也不骂我了,一门心思在肥猪身上。聊了一会,她跟肥猪说,梁主任,上个月打包,多了好几个包装袋,要不现在汇报一下?

肥猪一脸淫.笑的说,好啊!车间的事就应该这么仔细,就应该要及时汇报!刚好有空,一起去办公室详聊。

我很纳闷,上个月包装袋没有多啊。可是,燕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

我不敢直接问燕姨,怕她又骂我。

一个上午,我在一楼车间搬了三大箱原材料。后来,副管让我拿封信到二楼厂长办公室。

厂长办公室在走廊最顶端,接下来就是,副厂办公室,主任办公室啥的,

所以,我来回都要经过肥猪办公室。

送完信回来的时候,经过肥猪办公室,我隐约听到有女人在里面似哭非哭的叫。好奇心驱使下,我便猫过去偷听。

哪知道肥猪这王八蛋,居然把门反锁了,一条缝都不留。

光听不过瘾,解不了好奇心,我就爬窗户。二层楼的窗户,对我来说小菜一碟。

往窗户上那么一爬,我兴奋得差点叫了起来。

卧槽,燕姨和肥猪居然光天华日在办公室乱搞!刚才在走廊上听到的那种怪异声音,就是燕姨发出来的声音。

燕姨这似哭非哭的声音,还有那销.魂的表情,让我热血喷张!

我看的虽然是很爽,可心里却在不停的骂,燕姨,你就是个骚.货,跟肥猪乱搞,给老实的姨夫戴绿帽子。这下好了吧?被我逮到把柄了吧,妈的!

十来分钟差不多,燕姨全身颤抖了好几下,然后整个身子瘫软肥猪怀里。我一激动,浑身打了个冷战,感觉下面黏黏的。妈的,晚上又要回去换内.裤了。

我很气,一看,窗台上,肥猪晒了条内.裤在上面,我估计他是想和燕姨做完事后再穿。

我突然想起来,口袋里好像还有包泡椒凤爪,那是我买来准备晚上吃的。

二话不说,我撕开包装袋,沾了点辣油摸在肥猪内.裤上。

一边摸,还一边骂,该死的梁宽,死全家,居然搞我燕姨。你等着,我以后也搞你老婆,给你戴绿帽子!

摸完辣油,我班也不上了,直接回了燕姨住的地方。

下班燕姨一回来,就质问我,为什么旷工?

我说不想做了,我不喜欢梁主任那个人,也不喜欢做普工。

燕姨就骂我,这也不想做,那也不想做,想变成坏人啊?

我也不知道是哪跟筋搭错了,就跟燕姨顶,我是坏人不错,总比骚.货强一百倍!

燕姨楞了一下,面红耳赤的问我,你说谁是骚.货?

我气血上涌,硬顶着说,谁在办公室跟肥猪乱搞,谁就是骚.货!自己是骚.货还好意思管别人,哼!

燕姨整个身子都在抖动,大声呵斥我,你……你……再说一遍试试。

我气也上来了,发了疯的喊,燕姨就是骚.货,随便跟男人上床的骚.货!还是跟肥猪一样的男人上床。

啪的一声,燕姨重重打了我一巴掌,然后哇的一下哭了,一边哭一边说,志文啊志文,燕姨从小到大白疼你了。

我不吃燕姨这套,假惺惺哭两声,我就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?不可能的!

从老家到冬莞这段时间,她天天打骂我,逼我替她白白打包,睡觉就在阳台上打地铺睡,这样叫疼我?

我跟燕姨说,燕姨,你也别哭了,反正你和梁主任的事情我知道了。你以后最好对我好点,要不然我就告诉姨夫去,说你在外面偷汉子给他戴绿帽子,不要脸!

燕姨被我这么一说,立马不哭了,换了一副笑嘻嘻的面孔过来哄我,说大人的事情,小孩子不要乱说。

我就跟燕姨说,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知道梁主任那玩意进了你那个地方了,而且我还知道,女人那个地方,只能让老公进去的。

燕姨一听,下意识又骂了我起来,说我小孩子家家,乱说话。再说,就把我赶出电子厂。

我说,燕姨,有本事你就赶我走。我前脚走,后脚就告诉我姨夫去,说她老婆是破鞋,乱跟男人上床,还是在办公室。

燕姨被我这么一说,脸红得跟什么猪肝似的。然后一脸气鼓鼓的跟我说,小祖宗,到底要干什么?

我说,不想干什么,就是以后不准再骂我打我了。还有,我以后再也不去帮忙打包了,那是女人干的事,我是男人,这种事情不能做。

燕姨说好,只要我不说她跟梁主任的事情,什么都可以答应。

我一听,突然有了个很刺激的想法。

我说,燕姨,我想看你没穿衣服的样子。

燕姨说不行,哪有外甥看燕姨的道理?

我说,没事,又不是亲的,不怕。

燕姨还是不给看,我气了,直接就去撕扯燕姨的衣服。反正姨夫这个月出差,一时半会回不来。

燕姨拼命挣扎着说不要,腰肢扭得跟蛇一样。

她越是这么喊,我越是想看。可是我力气没有燕姨大,撕了好一会,毛都没有撕下来,倒是脸上被燕姨抓了好几道血印子。

我气得不行,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狠狠的说,燕姨,你今天要不脱衣服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姨夫。

我这话一说,果然有震慑效果。燕姨楞了一下,怯生生的说了句,志文,真的要看?

我说,废话,不想看,我费这么老大劲干吗?赶紧脱,我现在就想看。

我可是你燕姨啊!燕姨一边解扣子,一边说了句。

燕姨又怎么样?燕姨能让肥猪乱弄,就不能让干外甥看一下?我反驳到。

就这样,燕姨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脱掉了。

尤.物般的燕姨站在我面前,我看的是口水直流啊。

再看燕姨,她居然哭了。

我就骂她,哭个鸡.巴毛啊!我还弄你呢。

燕姨就说,志文,你是坏人,连燕姨都欺负。

我说,我的确是坏人,你不是啊?妈的,以前是谁天天打我骂我,还让我白干活?又是谁跟肥猪乱搞?

看着燕姨眼泪汪汪的,我也没心情弄她了。我就跟她说,把衣服穿上,今天不想弄你这个骚.货了,先把我工资还给我。

燕姨不给,说那工资是房租,怎么能给呢?

我就骂燕姨,房租你妈个逼啊!睡阳台还要鸡.巴房租?老老实实把那1000块给我。要不然,我就打电话。

燕姨只得去房间把1000块钱给我了,给我的时候,还跟我说,赚钱不容易,省着点花。

我就冲她吼了一句,骚.货,我花不花钱,管你逼事啊?

1000块钱到手了,我就骚包起来。二话不说,去了网吧。以前打游戏,没钱买装备,天天被秒杀。这回1000块在手上,必须让网管帮我买个顶级装备。

到了网吧,我就喊亮子哥,让他赶紧帮我买一个800块的好装备。

亮子哥就笑我,说我发财了。

我说,不是发财,是我把燕姨收拾了一顿。

亮子哥又笑我,说我吹牛逼。

我也不理他,现在玩游戏最重要。

亮子哥收了我50块的好处费,不到五分钟,就帮我游戏账号里买了个顶级装备。

我正准备开杀boss,突然身后来了好几个黄毛,有一个直接上来按住我鼠标。

我问他们干吗?

一个黄毛说,干吗?你他妈的眼睛瞎了?哥几个看中你小子的装备了,赶紧转过来。

我当然不同意了,这是我花800块买的,我脑袋坏了给他们?

我就说不给,喜欢装备的话,给钱让网管亮子哥买。

几个黄毛一听我这话,直接三个人把我拖出网吧,另一个就坐下来弄我的账号。

我一看幸幸苦苦打的账号被他们乱搞,我就火了,大声骂他们是垃圾,是强盗。

然后三个黄毛就打我,打得我实在受不了了。隔壁是排挡,我被打红了眼,想都不想跑过去拿了把菜刀,闭上眼睛就是一通乱砍。

边砍我还边骂,草你妈个逼的,让你们抢我的顶级装备。

我这番一通乱砍,大部分黄毛嗷嗷叫的跑了。有一个没跑,他大腿被我砍了好几刀,流了好多血。

见到一地的血,我怕了,怕黄毛会死,我赶紧让亮子哥打电话报警。

然后,受伤的黄毛就被警察带去医院了。我呢,被带进派出所。